音乐巨星带来了巨大的销量

在过去的十年里,音乐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头重脚,一小群超级明星主导着国际巡演业务。

你可能已经猜到了;碧昂丝(Beyonce)和泰勒•斯威夫特(Taylor Swift)等大牌艺人占据了演唱会和巡演的大部分收入。虽然确实总是有“更大的”或更受欢迎的艺术家,但目前这种对销量的支配是前所未有的。

根据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艾伦·克鲁格(Alan Krueger)的一项分析,2017年,全球60%的音乐会门票收入只由1%的顶级演奏家获得。如果你把这个数据与1982年的统计数据进行比较——当时26%的顶级艺人主导了门票销售,这是相当大的差别。

克鲁格在他的《摇滚经济学》一书中强调了音乐产业的经济转型,书中指出,只有5%的艺人把全部收入带回家。他州;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被为数不多的超级明星所吸引,中产阶级已经退出了音乐行业。这是一个有趣的经济学转变,它强调了我们听音乐和与音乐互动方式的不同。

当然,过去十年音乐行业最重大的转变是流媒体。超级明星一直主导着唱片的销售,但流媒体使其利润大幅下降。虽然消费者可以接触到更多的音乐,但表演者,不管他们是大是小,通常都赚不到那么多钱。

在过去,唱片、cd或下载销售让人们更容易从录制的音乐中赚钱。现在,艺术家们的绝大部分收入都来自演唱会收入。只有超级明星才能收取更高的票价——可以说,如果小艺人也用同样的价格,他们就赚不到任何利润。

结果是,规模不太大的演奏家争夺的音乐会收入份额越来越小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美国的平均票价从1981年的12美元上升到2017年的69美元。这一大幅增长是由超级明星推动的,总体上与通货膨胀价格并没有很好的关联。

仅泰勒·斯威夫特、艾德·希兰、Jay-Z和碧昂斯三次国际巡演的门票收入就高达10亿美元。就在10年前,这一收入比现在低6亿美元;这表明超级明星之间的票价在不断上涨。

例如,泰勒·斯威夫特每张门票要价惊人的119美元,而碧昂斯和Jay-Z的票价则高达117美元。相比之下,艾德·希兰(Ed Sheeran) 89美元的票价显得相对适中。显然,所有这些价格都是毋庸置疑的高,特别是如果你考虑到仅仅在10年前,它们会低得多。

在唱片业中排名垫底的是最低的2500场演出(按收入评级),2017年他们从演唱会门票中获得了约2500美元的收入。克鲁格在报告中研究了10808场巡回演出,其中绝大多数收入都流向了109场排名前1%的演出。当你把它放在这样的角度,你就会意识到音乐行业已经变得多么片面。

当然,也有艺术家和表演者处于“中间”地带。这些类型的表演者正在寻找创新的方式来补充他们的收入。例如,他们经常会在私人聚会上表演,或者同意参加更小众的演出。

话虽如此,大公司的影响力总是最大的。今天的表演者通常有四分之三的收入来自巡回演出,这与20世纪90年代30%的收入截然不同。

虽然许多艺人都在为唱片收入的减少而苦苦挣扎,但最杰出的明星仍然拥有最大的影响力和收入。

这并不是说更有影响力的表演者卖得更多——演唱会门票的销售份额一直保持相对稳定。然而,实际票价却以惊人的速度上涨,尤其是与小艺术家的票价相比。最终,这意味着,虽然去年演唱会的收入确实创下了104亿美元的纪录,但这不能归功于更多的门票销售。

对于那些规模较小的企业来说,也不全是厄运和沮丧。在市场营销方面,社交媒体和流媒体服务帮助了一些规模较小的行为。新兴艺术家越来越容易被发现,并与粉丝互动。虽然专辑销量可能直线下降,但规模较小的艺人有机会和平台接触到更多的粉丝促进他们的音乐

可以说,中端市场的表演者受到的冲击最大。由于像摇滚这样的流派在流媒体网站上不像嘻哈那样流行,巡演需求的增加和唱片收入的减少可能很难坚持下去。

当小乐队从市场营销中获益,更有影响力的乐队从门票销售中获益时,只有中间乐队才会感到困难。随着中层和上层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,对于许多演员来说,这似乎是一场持续的斗争。